十二凰

叫我小十二就好。定期更文,假期活跃。较忙的学生党。整天挣扎在学校的手下,是个懒人。擅长的事是开脑洞和咕咕咕(并不是)

春(情人节小甜豆)




不知道是什么西皮混合体(其实我通吃诶嘿
上耳 常梅雨 尾叶 (总之乱炖就对了)

#文笔渣注意# #ooc# #人设崩塌#








“那个傻子喊我这个时候出来干什么...”二月的清晨还有些冷清,耳郎响香披上外套时忍不住小声抱怨了下。
“啊!耳郎你来啦!”上鸣电气看见从远处走过来的耳郎响香,慌忙地把手背在身后。
“上鸣”耳郎响香小跑了过来“这个时候喊我过来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啦...诶诶诶诶别走啊...”上鸣电气拉住了转身就要走的耳郎响香
“其实...”上鸣电气吐了吐舌头,把背后的紫色礼盒拿了出来“怎么可能没事在今天喊我的小宝贝出来呢。”
一条耳机线轻轻拍在上鸣电气的胸口上,耳郎响香选择听他说完。
“这个,你那个蓝牙耳机不是坏了吗?我找了一对黑色的,不知道你喜欢...”
“笨蛋...喜欢。”耳郎响香扭过微微泛红的脸。
“嗯?怎么了?”
“我喜欢...”
“啊?”
“喜欢!!”耳郎响香红着脸大声喊了出来
“哦~喜欢啊。”
“上鸣!!”耳机线在上鸣电气身上拍打着,耳郎响香还没说出抱怨的话,就被上鸣搂住了腰拉到面前。
上鸣电气微笑着低头看着她,落下了轻轻的一吻。
背后,樱花瓣片片飞舞在风里。









常暗踏阴坐在树荫,闭着眼睛,好像在等着谁。
蛙吹梅雨看见树下黑色的身影,慢慢走了过去,理了理裙子,靠着常暗踏阴坐了下来。等了一会儿,身旁的人依旧没有什么动静,也闭起了眼睛。
常暗踏阴早知道蛙吹梅雨来了,但是想到万一自己突然睁眼吓到了蛙吹梅雨,索性就一直闭着眼睛,等蛙吹梅雨喊他名字。谁知,蛙吹梅雨也会坐下来啊...
常暗踏阴已经睁开了眼睛,侧着脸看着蛙吹梅雨,又转头不看她———太可爱了...再多看一下的话...恐怕就要做出有违绅士的举动了...
如果有人能看到他羽毛底下的色彩,一定会问“你的脸为什么这么红”之类的。
常暗踏阴最后还是把头转向蛙吹梅雨,盯着她看,把双手环在胸前。直到忍不住,轻轻地将喙贴上她的脸颊。
“呱,我可是醒着的呢小常暗。”一直闭着眼睛的蛙吹梅雨突然说,把刚刚偷偷亲了她的常暗踏阴吓了一跳,为刚刚的举动道歉。
“不过,不讨厌呱。”蛙吹梅雨笑了笑,扑向了常暗踏阴的怀里。









“呐呐,今天看起来怎么样呢?”
“很漂亮,叶隐。”猿飞尾白认真地回答到,他能看出来,叶隐透精心打扮了一番———从好像漂浮在空中的粉色发卡就能看出来。
“一定很漂亮吧。”猿飞尾白这般想。
“嘻嘻,今天尾白也一如既往地给人一种温暖可靠的感觉呢~”叶隐透一边这样说,一边从后方搂住了猿飞尾白。
猿飞尾白的耳根就这样红了起来。
“呐,尾白也喜欢叶隐吧,就像叶隐也喜欢尾白一样。”叶隐透好像很开心地说。
猿飞尾白即使看不见叶隐透的表情,但是多年的了解和叶隐透的动作,他也知道叶隐透很开心,就像他一样。
“如果可以,叶隐,让我牵着你的手吧。”
叶隐透衣服的袖子伸向猿飞尾白,猿飞尾白的手触到了一只略为冰冷的手,然后听到了一声俏皮的“嗯!”
“叶隐...那个,尾巴,可以放开了吗...”








相泽消太闭着眼睛躺在长椅上,怀里躺着一只也闭着眼睛晒太阳的灰猫。阳光照耀在他们身上,行成了一圈辉光。
晚到的山田阳射放轻了脚步,小心翼翼地走到相泽消太旁边坐了下来,盯着他看的出神,直到他听到相泽消太的低语。
“山田...”从相泽消太嘴里听到自己的名字,山田阳射明显愣了一下,然后把脸凑近了相泽消太继续听。
“山田”
“我在”
“山田”
“我在”
“山田...我知道你在”
“嗯”
“而且我还醒着。”
“嗯...嗯?”山田阳射一瞬间懵了,低头却撞上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盯着他的眼神。相泽消太脸上挂着一抹(在山田阳射的滤镜中)极其慵懒的笑容。笑容转瞬即逝,下一刻相泽消太坐了起来,捞起了那只被吵醒的灰猫,(如葛优般的)瘫了下来,然后看着山田阳射,认真地说
“你迟到了。”
“我没有想到消太你会这么守时嘛...”山田阳射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想来少不了相泽消太一顿教育了。果然
“守时什么的,是约人出来最基本的吧。”相泽消太嘴里抱怨着,脸上依然平静如水。
看着山田阳射脸上无法描述的表情,相泽消太越发觉得好笑,笑了起来,轻轻贴着山田阳射的耳朵说
“看在这猫这么乖...和你有心在今天约我出来,姑且原谅你一次...以后,不可以了。”然后,闭上眼睛,有些干裂的嘴唇贴上了山田阳射通红的脸颊。









接下来是雄英三巨头的三角糖,单吃轰出胜出的,一下拉到底就可以了:D









“决定和轰君和小胜一起出来真是太...失误了”绿谷出久感受着两旁交战中的目光,紧张的低下头捏了衣角。
“今天废久不是归我吗?啊?魂淡阴阳脸?”
“今天可是特别的日子,爆豪。”
“戚”爆豪胜己不爽轰焦冻的态度,今天本应该是绿谷出久只属于他的回合,轰焦冻为什么要凑这个热闹啊!
“那个...”绿谷出久小心翼翼地开口“要么...我去买份冰淇淋吧...”
看着两人的眼神,绿谷出久向冰淇淋店跑去。他当时实在太想离开那里了,以至于他对空气中弥漫的硝烟味没什么感觉。但很快,他一定会后悔让那两个人单独呆在一起。








“......”当绿谷出久听到背后的爆炸声时,他就后悔了。
“是不是敌人啊...”
“我敢肯定不是”绿谷出久在心中默默吐槽一句。赶紧问路人当时周围有没有人。听到没有的回答时,绿谷出久松了一口气,那个方位没有任何设施,也没人会受伤。
今天晚上,等着被教育吧!(虽然两人不会听他的话,并会默契地.....)









一只灰猫被爆炸声吓得跳下了长椅,被打扰的两人都非常不爽,看到了冰块和火焰的吸不了猫的黑发先生,明白了一切,觉得这群臭小子过得太滋润了。
听到了一切的不愿透露姓名的耳机少女告诉搂着她十分警惕准备放电的傻子发生了什么。
树荫里搂紧了怀中少女的男子唤出了黑影确定没什么事后就放开了少女,然后两人相视一笑,靠在一起继续感受着初春的味道。
飘着的衣服抱紧了大尾巴,过了好久才被尾巴的主人安慰好。尾巴的主人妥协着同意了透明吃冰淇淋的举动
刚走到附近的牵着手的引擎和变焦正在不明所以。







求赞
求推荐
求评论!(我会开心的螺旋上天的!)
⁄(⁄ ⁄ ⁄ω⁄ ⁄ ⁄)⁄

评论(10)

热度(67)